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仲裁案例>>
              连带保证人签名真伪并非审查范围 厦门仲裁委裁决获台湾法院认可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万邦法律发布时间:2020-05-18 10:52:35


              2020年4月24日,台湾新竹地方法院作出裁定,对厦门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8月8日就申请人福建连城国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曹治中、黄钰栴之间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所作出的厦仲裁字00000000号裁决书予以认可。这是厦门仲裁委裁决获台湾地区法院认可的首例。


              裁判字号:台湾新竹地方法院 108 年仲许字第 1 号民事裁定

              裁判日期:2020年 04 月 24 日

              申请人福建连城国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曹治中、黄钰栴


              本案案情


              2016年4 月,福建福昕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福昕公司)向原债权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连城支行中贷款人民币2,299万元,约定年利率为7.395%,贷款到期日为2017年3月29日,由曹治中、黄钰栴担任连带保证人,并由连城县工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连城工贸公司)提供不动产等担保。


              福昕公司贷款后却不依约还款,截止2017年3月29日,结欠贷款本金2,299万元,利息894,460.32元等,曹治中、黄钰栴依约应承担连带清偿贷款责任。故原债权人遂向厦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曹治中、黄钰栴承担连带清偿贷款责任等。


              厦门仲裁委员会合法送达诉讼文书给曹治中、黄钰栴,并开庭审理后作成厦仲裁字00000000裁决:“(一)福昕公司应自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3 日内向原债权人偿还本案《借款合同》项下借款本金2,299 万元、截止2017年3 月29日的欠息894,460.32元以及自2017年3 月30日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借款合同》约定的借款年利率7.395%加收50% 向申请人计付罚息及复利(罚息以借款本金2,299 万元为计算基数,复利以相应欠息为计算基数)。(二)本案仲裁费161,222 元,全部由福昕公司承担。因原债权人向本会预交的仲裁费161,222 元已与本案仲裁费全部冲抵,福昕公司应于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3 日内将仲裁费161,222 元直接支付给申请人。……(六)曹治中、黄钰栴对福昕公司的上述裁决第(一)项、第(二)项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上揭裁决书经合法送达曹治中、黄钰栴等已发生法律效力。曹治中、黄钰栴等未履行上揭裁决书确定之给付义务。其后,原债权人将上揭仲裁书确定之债权转让给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又将上揭债权转让给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再将上揭债权转让给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最后将上揭债权转让给福建连城国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但曹治中、黄钰栴等迄今仍未清偿。福建连城国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遂向台湾新竹地方法院申请认可。


              法院裁定及其理由


              台湾新竹地方法院认为,声请人就系争金融借款合同之争议,向厦门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声请,由厦门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6 月20日、同年月24日、同年8 月20日分别寄送仲裁组庭人员通知、开庭通知书及裁决书予相对人2 人之台湾住所,并投递成功,该项通知业已合法送达相对人,有仲裁案件之EMS 通知回执影本在卷可证,并经相对人到庭所自承,应认相对人等已被赋予听审及辩论之机会,而相对人经合法通知未到庭陈述,亦未提出书状作何声明或陈述,致厦门仲裁委员会仅得依相关法律规定及声请人单方提出证据,作成缺席仲裁判断,且所为仲裁判断理由已记载于系争裁决书内,其判断结论亦与台湾地区之法律、道德观念或国家社会一般利益无违。准此,厦门仲裁委员会作成系争裁决书内容及仲裁程序均未有违反台湾地区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情事,基于平等互惠原则,声请人依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第74条第1项、同条例施行细则第68条之规定,声请认可系争裁决书所为仲裁判断,于法有据,应予认可。至相对人虽主张渠等并无于2016年4月签署保证合同,就渠等为连带保证人之真实性存疑等语。惟声请认可大陆地区作成之民事仲裁判断,其性质为非讼事件,其认可与否应以该民事仲裁判断有无违背台湾地区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为认定标准,并非就同一事件之实体法律关系重为判断,故在大陆地区作成之民事仲裁判断,其认定事实或适用法规是否无瑕,并不在审认之范围。相对人上开所述,核属对于系争裁决书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为指摘,尚非本件非讼程序所应审究,并予叙明。依非讼事件法第21条第2 项、第24条第1 项,民事诉讼法第95条、第78条,裁定如主文。


              若干点评


              经检索,本案是厦门仲裁委裁决获台湾地区法院认可的首例。


              本案同样是涉台保证纠纷,同样是缺席作出裁决,且败诉者之一为台湾地区人民,但因仲裁机构成功将文书寄送至被申请人台湾住所,被申请人对此也无予以认可,故台湾法院认为被申请人等已被赋予听审及辩论之机会,并未被剥夺其及时行使实质攻击防御权利,故可以认可。这一点有别于《未依两岸送达而直接公告,福州中院涉台民事判决被台湾法院不予认可|万邦仲裁》。另据法官同行介绍,上述福州中院涉台民事判决此前确曾经由两岸送达,但未能送达成功,再审时则未再重复经由两岸送达,这一情况却是台湾法院审查认可判决程序中所未掌握的,似可反推申请人并未向法院提供上述材料,以致失利。


              本案中,被申请人所提出的保证合同签名真伪问题,已属于实体问题,因本案属于非诉特别程序,故台湾法院对此亦不予审查。


              本案弥足借鉴的地方是仲裁裁决或判决所确定债权的后手受让人可以作为申请认可裁决或判决的适格主体,这一点有利于债权的流转,以及相关后手债权人的权利保护。大陆法院在司法解释或司法实践中似可参考借鉴。参见《申请主体不适格:台湾银行申请认可台湾地区法院民事判决被驳回 | 万邦仲裁》。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

                          3d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