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仲裁案例>>
              构成重复仲裁,CIETAC裁决被撤销(附最高院复函)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万邦法律发布时间:2020-05-18 10:52:35


              2020年4月27日,北京四中院作出(2017)京04民特39号民事裁定书,以贸仲作出的〔2017〕中国贸仲京裁字第0836号裁决违反了《仲裁法》第九条规定的“一裁终局”为由,撤销该仲裁裁决。


              裁判文书: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4民特39号民事裁定书


              裁判日期:2020年4月27日


              申请人:中国石化集团国际石油勘探开发有限公司,中国公司


              被申请人:UNI-TOP Asia Investment Limited,BVI公司


              简要案情


              2005年3月4日,国勘公司与UNI-TOP公司签订《代理协议》,约定国勘公司委托UNI-TOP公司且UNI-TOP公司同意作为国勘公司的排他的代理人,协助国勘公司根据相关法律或规定直接或通过国勘公司的关联公司间接获得PK公司股份,并协助国勘公司得到相关政府批准(下称完成交易)。协议有效期两年。完成交易后,UNI-TOP公司不再作为将PK公司产出原油运往中国市场的代理,并不得收取任何代理费用。PK公司产出的原油在中国以外地区销售的部分,双方同意根据另行商定的条件,由国勘公司委托UNI-TOP公司作为销售代理商。双方约定,由此产生的争端由贸仲的三名仲裁员根据其相关规则在北京予以仲裁。仲裁程序中使用的文字为中文。本协议适用中国法。 


              UNI-TOP公司曾于2012年8月30日基于本案所涉《代理协议》向贸仲申请仲裁,要求国勘公司支付代理酬金,并赔偿预期利益等损失,仲裁庭于2013年12月30日作出(2013)中国贸仲京裁字第0907号仲裁裁决书,驳回了UNI-TOP公司全部仲裁请求。


              2015年9月30日,UNI-TOP公司再次向贸仲提起仲裁。UNI-TOP公司的理由是,前案裁决后有“新的事实”,所谓“新的事实”是指:2015年2月2日,UNI-TOP公司委托律师向国勘公司和中石化集团发函,要求披露前案裁决后,国勘公司是否主张权利。同日,UNI-TOP公司委托律师向中石油集团发函,要求其披露就PK项目与国勘公司协商情况。2015年8月至10月,香港简松年律师行三次致函中石油股份公司,指出中石油股份持有的PK项目资产涉及中石化集团的权益,中石油股份应披露和说明中石化集团对PK项目拥有权益的情况。中石油股份回复,2006年收购时已经履行了法定信息披露程序,不存在应披露未披露的情形。UNI-TOP公司认为,该回复表明,从2006年起,国勘公司怠于履行《代理协议》的义务,根本没有向中石油集团追索PK公司股权和其他权益补偿,刻意阻碍对UNI-TOP公司给付义务的成就。


              2017年6月30日,贸仲作出(2017)中国贸仲京裁字第0836号裁决:


              (一)确认UNI-TOP公司与国勘公司于2005年3月4日签订的《代理协议》约定的酬金支付条件已经成就;


              (二)国勘公司向UNI-TOP公司支付《代理协议》项下的酬金21380102美元,及以21380102美元为本金、自2014年8月14日起至国勘公司实际支付日止的利息,利率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三)国勘公司向UNI-TOP公司补偿其律师费人民币300000元,港币259865元;


              (四)驳回UNI-TOP公司的其他仲裁请求;


              (五)本案仲裁费848329美元,由UNI-TOP公司承担70%,即593830.3美元,由国勘公司承担30%,即254498.7美元。该笔费用由UNI-TOP公司预缴的等额仲裁预付金予以冲抵,国勘公司还应向UNI-TOP公司支付254498.7美元以补偿国勘公司为其垫付的仲裁费。


              法院裁定及理由


              北京四中院认为:


              首先,就两案是否属于“同一纠纷”:第一,关于当事人,前案裁决与本案裁决的当事人相同,均为UNI-TOP公司和国勘公司。第二,关于争议标的,两案的争议标的相同。在两个仲裁案件中,UNI-TOP公司的请求所依据的均是其与国勘公司于2005年3月4日签订的《代理协议》以及后来签订的《延期协议》、《补充协议》,均属于委托合同关系。第三,关于仲裁请求,两案的仲裁请求基本一致。UNI-TOP公司在前后两案的仲裁请求中,核心内容均是要求国勘公司支付《代理协议》项下的酬金2154万美元、相应的利息及预期利益损失。


              其次,UNI-TOP公司所称的国勘公司怠于追索相关权益的情况是否属于“新的事实”。是否属于“新事实”,按照民事诉讼法的相应标准,主要看该“新事实”是否具有在当事人之间产生“权利义务”的法律效果,并且基于该“新事实”所产生的权利义务不受前案判决效力的约束。参照上述标准来看,本案中,依照《代理协议》的约定,酬金支付条件就是合同的履行条件,该条件是“在国勘公司确定的心理价位范围内完成交易”。关于“完成交易”的客观标准,生效的前案裁决已确认:国勘公司“实际取得”了PK公司股权或其他权益。由于本案中不存在附条件的法律行为,所以不涉及到条件成就问题,也就不存在条件成就与不成就的“拟制情形”。国勘公司至今并未“实际取得”PK公司的股权或相关其他权益,前案裁决后,UNI-TOP公司与国勘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并无新的变化。所以前案裁决后并无“新的事实”。


              此外,两案是否属于《仲裁法》中规定的“同一纠纷”,根据案件当事人、争议标的、仲裁请求等进行程序性审查即可做出判断,并不属于案件实体审理范围。


              综上,从上述情形看,两案应属于“同一纠纷”,但贸仲分别于2013年12月30日和2017年6月30日作出了两次裁决,该情形明显违反了《仲裁法》第九条规定的“一裁终局”制度,应当予以撤销。


              北京四中院在裁定中披露了最高院复函详细内容。最高院《关于中国石化集团国际石油勘探开发有限公司申请撤销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一案请示的复函》答复如下:


              首先,根据请示报告所述事实,2012年8月30日,UNI-TOP公司向贸仲申请仲裁,请求裁决国勘公司支付代理酬金、逾期利息损失以及逾期利益损失;国勘公司继续履行《代理协议》;由UNI-TOP公司享有PK公司在中国以外地区销售原油的代理权。贸仲于2013年12月30日作出裁决,驳回了UNI-TOP公司的全部仲裁请求。2015年9月30日,UNI-TOP公司再次向贸仲提起仲裁,贸仲予以受理,并做出本案裁决。贸仲前后两次仲裁裁决所涉当事人相同、争议标的相同、仲裁请求相同,属于同一纠纷。《仲裁法》第九条规定:“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制度。裁决作出后,当事人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委员会或者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贸仲对同一纠纷进行了两次裁决的行为,违反了“一裁终局”的法律制度。


              其次,国勘公司未取得PK公司股权这一客观状态的延续并未使任何一方的权利义务产生新的变化,故UNI-TOP公司所称的国勘公司怠于追索相关权益的情况并不属于“新的事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八条关于“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发生新的事实,当事人再次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的规定针对的是民事诉讼程序,不适用于仲裁程序。《仲裁法》并未规定仲裁机构有权在发生“新的事实”后再次仲裁。综上,依据《仲裁法》第九条、第七十条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本案仲裁裁决应予撤销。


              综上,贸仲作出的〔2017〕中国贸仲京裁字第0836号裁决违反了《仲裁法》第九条规定的“一裁终局”制度,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机构无权仲裁的”情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九条、第七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之规定,裁定如下:撤销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2017〕中国贸仲京裁字第0836号裁决。申请费400元,由被申请人负担(于本裁定书送达后七日内交纳)。


              【万邦讯】编辑:David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

                          3d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