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
              影响仲裁公信力的原因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长春仲裁委发布时间:2020-05-18 11:23:09


              王哲


              吉林大学法理学博士,中共党员,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大成长春事务所主任。一级律师,吉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长春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吉林省第十届党代会代表。


              现任:吉林省人民政府法律顾问,长春市人民政府法律顾问,吉林省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吉林省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吉林省法学会法理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吉林省法学会仲裁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吉林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吉林大学法学院地方立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吉林司法警官学院兼职教授,长春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法制委员会委员,长春市法律顾问协会副会长,长春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仲裁在解决民商事纠纷中发挥重大的作用。由于仲裁必须以当事人的合意为基础,当事人对是否选择仲裁这种纠纷解决方式具有决定权,而仲裁是否具有公信力则是广大当事人选择仲裁的自信基础。探求影响仲裁公信力的主要原因,是提高仲裁公信力的最佳路径。

              一、外部因素对仲裁公信力的影响——仲裁遭遇司法时的尴尬

              某仲裁委员会受理A公司与B公司合资合作合同纠纷仲裁案。案件受理后,仲裁委员会按仲裁规则规定在被申请人拒不接收仲裁文书的情况下按B公司工商注册文件标明的地址对B公司进行了公证送达。B公司未答辩也未选定仲裁员,仲裁裁决书下达后,A公司到B公司所在地某地级市法院申请执行,B公司以程序违法为由申请法院不予执行。


              法院经审理认为仲裁委员会按公司注册地址送达的方式不妥,剥夺了B公司答辩、选择仲裁员的权利,仲裁庭组成程序违法,裁定不予执行。

              我们再看看法院对自己受理案件的态度。某法院发回重审的民事案件在中止过程中,原告法定代表人被公安机关刑拘,后被判刑,法院打电话未找到原告法定代表人,再没有采取任何送达措施,遂以无法直接送达为由公告送达后缺席判决,驳回起诉。原告保外就医后,一直找此案,现在不断信访,至今没有结果。

              两个案例皆因送达,一反一正,一个是仲裁的案件,一个是法院的案件,结果完全不同,究竟为什么?当前之中国,在司法权与仲裁权并存的情况下,司法权一家独大的局面成为不争的事实,司法权与仲裁权的分配又极不平衡。有些法院借助司法审查权行使对仲裁协议的确认权,仲裁裁决的撤销权和不予执行仲裁裁决,使仲裁权的行使经常处于被动。


              尤其是中国传统的官本位思想对仲裁机构的轻视,当仲裁遭遇司法审查时经常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尴尬,而一旦遭遇公权力执行者的蔑视时,仲裁需要司法权协助就更是难上加难,仲裁公信力也就自然大打折扣。

              二、内部因素对仲裁公信力的影响—“一裁终局”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

              “一裁终局”对当事人来说喜忧参半,喜的是节省资源,提高效率,忧的是一旦裁决不公,无法救济。一裁终局成了当事人选择仲裁的两难选择。大成律师事务所在深圳召开仲裁理论研讨会时几乎得出一致的结论:


              法院判决不公可以上诉,再审,仲裁裁决不公只能欲哭无泪,由此可见仲裁机构加强自身建设对提高仲裁公信力是多么的重要。


              影响仲裁公信力的内部因素至少包括:

              1、仲裁员的选聘;

              2、仲裁员的培训;

              3、仲裁规则的优劣;

              4、仲裁机构的风气;

              5、仲裁程序的把握;

              6、仲裁过程中的细节;

              7、庭审技术的把握;

              8、庭审秩序的维护;

              9、仲裁礼仪的表现;

              10、仲裁员的廉洁程度。

              为了让“一裁终局”真的成为维护公平正义的利剑,你准备好了吗?

              三、体制因素对仲裁公信力的影响——吃公家饭干公家活:仲裁机构属性判断错位,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

              在纪念仲裁法颁布20周年高端论坛暨中国政法大学仲裁研究院共建签约仪式上,江平先生首先就“中国仲裁事业发展的思考”做主题发言。江平先生思考的问题是仲裁的公信力是来自民间还是政府?江平先生认为仲裁立法的主要目的就是把原来附设于行政机关的仲裁,改为民间独立的仲裁,商事仲裁的公信力来源于私权,来源于当事人的认可与尊重。

              《仲裁法》第14条规定:仲裁委员会独立于行政机关,与行政机关没有隶属关系,但

              《仲裁法》第10条又规定:仲裁委员会由设区的市的人民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和商会统一组建。

              北京仲裁委员会的统计表明仲裁机构刚成立时属事业单位的占91.3%,目前仍为事业单位的占92.6%,官方色彩从建立就很严重,现在仍很严重。

              仲裁机构成立后,又归口管理,秘书长是政府副局级。“政府法制部门”对仲裁机构享有人员调配权,干部任免权,财务决定权。把没有隶属关系的法律规定改成了有“隶属关系”的客观现实。以至于出现“吃公家的饭”、“干公家的活”、“为公家服务”的现象,仲裁机构的民间特色被淹没,行政命令、行政干预有没有不知道,但仅从制度设计上就给行政干预开辟了高速公路。人们置疑公信力也就自然而然了。

              四、文化因素对仲裁公信力的影响——法律移植的舶来品,仲裁制度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在冲突

              中国传统文化并没有产生现代意义的仲裁,中国的仲裁制度属于典型的“法律移植”,现代意义上的外来仲裁制度与中国传统文化存在内在的冲突。法律移植使很多人不知仲裁、不认仲裁,“文化冲突”表现为当事人不信仲裁,惧怕仲裁,只认法院,只认关系。

              影响仲裁公信力的原因起码应包括上述情况,那么解决问题的思路也就清晰了:解决外部因素靠顶层设计;解决文化因素靠不断地宣传,让大家了解仲裁、相信仲裁;体制因素靠政治体制的改革逐渐完善;唯独内部因素是马上就能做起来、改起来的,而且能够凭我们自己的努力就能做好的。


              既然如此,还等什么?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

                          3d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