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文化>>
              学术史 | 序跋中的刑法
              发布时间:2020-07-10 16:22 星期五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 蒋浩天

              北京大学教授陈兴良的新版序跋集于2020年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付诸面世。新版序跋集分为《法外说法》《书外说书》《道外说道》三卷,收录了陈兴良教授所撰写的370篇序跋。作为法律图书爱好者,笔者对陈兴良教授的序跋的喜爱,并不亚于他的正式著作。在笔者看来,这些序跋虽然长短不一、内容各异,但均在平和中带着深刻,有一种“士大夫式的雅致”。

              自古以来,作序即是文人雅事。史学家吕思勉曾说:“书之有序,其义有二。一曰序者,绪也,所以助读者,使易得其端绪也。一曰序者,次也,所以明篇次先后之义也。”意思是说,序跋的作用首先在于介绍写作的缘由,使读者在阅读时不至于一头雾水;其次在于阐明作品的内容,从而明确不同章节的基本结构。在法学领域,尽管几乎每一部著作都有序跋,但相对于正文,令人印象深刻的序跋并不多。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法学著作往往比较严肃,若是序跋一味抒情,就有种给妙龄少女配铁板铜琶的意味;另一方面在于随着学术出版的市场化,序跋越来越成为一种出书前的“例行公事”,只要作序者名气大就可以,至于具体写了什么,甚至是否是亲自撰写,反而在所不问。

              而陈兴良教授撰写的序跋,则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了上述问题。尽管陈兴良教授所序书籍,绝大多数是学术著作,但他在写序时并不拘泥于形式,而是尽可能地追求“我手写我口,我手写我心”。就自序而言,往往借题发挥,既谈学术,也谈人生经历、心路历程、奇闻轶事、治学杂感等等,从而具有较强的趣味性。就他序而言,时常夹叙夹议,既介绍书和作者,也谈自身对于相应问题的看法,从而具有书评的性质。

              《法外说法》是陈兴良教授为自己个人专著所撰序跋的合集。陈兴良教授从注释刑法学到刑法哲学,再从刑法哲学到刑法教义学的学术转型,历来为学人津津乐道,陈兴良教授本人亦在不同场合进行了总结。但事后的回顾相对于即时的抒怀,在鲜活性上往往略逊一筹。这样一来,该书收录的序跋,就承担着记录不同时期的学术心路的作用,同时也是陈兴良教授学术著作的“总导读”。

              《书外说书》是陈兴良教授为其主编的著作所撰序跋的合集。其中最值得一读的,是《刑事法评论》的主编絮语。在笔者看来,《刑事法评论》就像是刑法知识转型的一面镜子,透过这面镜子,我们可以窥见过去20年里刑法知识生产和学术共同体形成的过程。而要重温这种转变,直接阅读主编絮语无疑是最为便捷的途径。这样一来,《书外说书》中的相应内容,就可以视作《刑事法评论》前40卷的综述,通过阅读这些序言,读者能够迅速发现自己感兴趣的论文,进而按图索骥。

              《道外说道》是陈兴良教授为他人著作所撰序跋的合集。如前所述,由名人撰写的序跋原本就具有广告的功能,而随着出版的商业化,作序者的名气往往要大于序言本身。但陈兴良教授的每一篇他序,虽不乏对书和人的肯定,但都做到了实事求是,并且二十余年来始终如一。据陈兴良教授所述,尽管并不是每一位求序人他都熟悉,但对于应允了的序言,他都要先阅读书稿,后动笔写序,在序中不仅会对著作进行评价,更会借此机会抒发对论题的见解。由此看来,如此之多的作者选择找陈兴良教授为自己的著作作序,大概不仅基于陈兴良教授的学术声望,更源自他对序言品质的重视。

              从上述内容中,不难看出序跋集作为一部“关于书的书”,承载着相当丰富的信息。对读者而言,不仅能够从序跋中了解相应著作的梗概与由来,熟悉诸多刑法学人,并能够在作为整体的序跋集中,体悟到陈兴良教授的人生历程,并把握其背后的历史变迁。

              尽管如此,人们在面对时光时,大多难以做到完全的豁达。在序跋集中展现的书籍,有的历经多次再版,有的却逐渐淡出学术舞台,书的命运与人生起伏之间的张力,令人唏嘘。尽管如此,陈兴良教授还是保持了乐观的态度。在他看来,时光的流逝固然值得感叹,但“悔其少作”终究是不可取的,因为每个人都会经历从青涩到成熟的历程,将这种“不成熟”逐一记录,亲眼看着自己的学术作品与自己共同老去,也是一种乐趣。

              这也是让笔者最为印象深刻的。对一名已经立于学界顶端的大家而言,坦然承认自己学术能力的有限比一味求新更难,这既需要对学术的忠诚,更需要对自我保持清醒,这样才能不被盛名所累。尤为可敬的是,陈兴良教授并未因为认识到自己学术创造力的逐步衰竭而止步不前,而是身体力行地通过对传统刑法学学术地基的清理、对刑法知识转型的推动,对青年学者引介德日前沿理论的支持来推动中国刑法学的学科建设。而这些学术努力,都在序跋集中有所体现。

              当然,学术和人生的关系,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序跋相对于著作本身是否具有足够的学术价值,也存在一定争议。但在笔者看来,至少对法学家而言,学术并不独立于人生,因为法学作为一门具有实践品格的学问,学者个人的努力,必然会随着国家法治进程的推进而起伏。了解学者的人生经历,并不是要树立学术偶像,而在于从他人的经历中寻找自己的努力方向。正因如此,阅读序跋集的过程,既是对陈兴良教授的致敬,更是对自身的激励。

              责任编辑:梁成栋
              相关新闻

                          3d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