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视野
              法制网首页>>
              环球视野>> 驻外记者>> 韩国>>
              韩各界呼吁修法根除“网络性犯罪”
              发布时间:2020-03-30 10:49 星期一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网记者 王刚

                韩国首尔地方警察厅3月24日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公开审议委员会会议,并于25日将涉嫌公开散播性虐视频的现年24岁的“N号房”群聊室群主赵主彬移送至检方时公开其个人信息,这是韩国制定《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以来首次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
                案件曝光后,震惊韩国。社会各界认为应严惩罪犯,并修改现有法律,以杜绝网络性犯罪的再次发生。
              70多名受害人被性剥削
                根据举报,韩国警方于3月19日批捕了赵主彬,他在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上散播涉未成年人性剥削视频和照片,涉嫌违反《关于保护儿童、青少年不受性侵的法律》。
                首尔地方警察厅表示,委员会充分研讨了信息公开可能带来的影响,例如嫌疑人的人权、其家属和周围人的二次伤害等。鉴于此案受害者人数多达70余人,犯罪情节恶劣,嫌疑人已被批捕,警方也掌握了充分的证据,综合考虑国民知情权、防范类似犯罪重演、公共利益等各种因素后,决定公开其姓名、年龄、照片等信息。
                “N号房”是非法散播性虐视频和照片的群聊室。赵主彬是“N号房”群主之一,并被称为“博士”。“N号房”事件曝光后立即引发韩国国民公愤,在青瓦台问政平台上要求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的相关请愿获得超过400万人的支持。
                以安全和匿名性著称的“Telegram”从去年年初开始成为韩国网络性犯罪的温床,此次赵主彬在社交网络、通讯软件上打着“限时网络交际”的名义,引诱受害者,在拿到受害者面部出镜的裸体照片后,以此为由进行威胁,拍摄性剥削视频,在自己的聊天室传播。截至目前,警察已发现74名“N号房”的受害人,其中16人属于未成年人。那些缴纳20万至150万韩元不等的“入场费”进入“N号房”的付费会员,不仅要求分享更大尺度的刺激性视频,还会在“朋友凌辱房”中公布朋友的社交网络照片,相当于“共犯”。警方已在搜查赵主彬住宅时发现1.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74.6万元)现金,并怀疑他的加密货币钱包藏有几十亿韩元的犯罪所得。
              韩国舆论要求严惩罪犯
                “必须严惩人面兽心的赵主彬及其同伙。”韩国《国民日报》的社论称,对这种越过摧残人权红线的行为必须严惩,不仅是聊天室的组织者和运营者,对参加并观看这些视频的人也应该进行彻底调查。这些人蒙着面具藏在背后,但实际上对摧残受害女性的犯罪行为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过于放纵导致毒蘑菇长大。”韩国《东亚日报》的社论称,韩国社会中针对女性和儿童的偷拍犯罪和散发淫秽物品犯罪层出不穷,这与法律惩处不够严厉不无关系。虽然韩国法律明文规定利用儿童和青少年制作淫秽物品可以处以无期徒刑或5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法院在实际判决中的平均判处刑期仅为两年。英国法律规定,仅仅是持有儿童淫秽视频就可以判处5年有期徒刑。美国是无论持有或观看儿童淫秽视频将处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而视频中受害儿童如果不满12岁,那么量刑将扩大到20年。利用儿童和青少年制作非法淫秽物品是破坏灵魂的反人类罪行,韩国必须对其严厉打击。
                “必须要杜绝韩国的性讹诈和性剥削事件。”韩国《朝鲜日报》26日的报道称,韩国处罚过轻是导致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原本制作、流通儿童和青少年淫秽视频最高可以判处无期徒刑,但法院在判决时大多以“罪犯有真实反省”为由处罚较轻,其中80%的罪犯仅判处罚金或缓刑。
              社会各界呼吁及时修法
                不少韩国专家认为,与传统的直接性犯罪不同,当前网络性犯罪者非常精通网络技术,20多岁和30多岁的年轻男性相对较多,且属白领阶层。目前韩国的司法制度对这种新型网络性犯罪难以全部给予处罚。
                事件发生后,韩国总统文在寅3月23日公开表态,“我以总统的身份,对包括16名儿童和青少年在内的女性受害人表达诚挚的慰问,支持国民正当的愤怒表达”,“政府不仅会删除相关的非法影像内容,还会为受害者提供医疗咨询服务等各种必要的支持”。他要求政府“制定一套完善的对策,彻底根除新型数字犯罪,避免此类犯罪行为在转移平台后继续发展”。
                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国会代表李仁荣也表示,“本届国会任期内一定要通过三项法案防止类似‘N号房’事件再次发生”。“防止事件重复发生的三项法案”包括把使用性影像威胁他人的行为视为刑法上的“特别恐吓罪”进行严惩、对下载非法视频或复制视频的行为进行处罚等内容。
                继文在寅发出强力指示后,警察厅成立了“网络性犯罪特别调查本部”,承诺对所有用户进行调查并加强国际合作。韩国政界人士也竞相承诺提交并通过“N号房”对策法案。
                韩国女性律师协会3月26日发表声明,敦促国会早日通过《数字性犯罪处罚法》修正案,敦促制定《关于数字性犯罪处罚与受害者援助的特别法律(数字性犯罪处罚法)》。该协会的调查显示,在20届国会发起的175条《数字性犯罪处罚法》修正案中,完全没有针对“N号房”事件进行处罚和对受害者进行保护的条款。直到3月23日,才有人提出针对非法拍摄物持有者的处罚规定。
                《韩民族新闻》发表社论指出,韩国应该以此次事件为契机,加快修法根除韩国的网络性犯罪。赵主彬是一个在社会上常见的20多岁的普通年轻人,这从侧面证明网络性犯罪已经蔓延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同这种严重性相比,网络性犯罪一直被认为是一种相对“轻微”的性犯罪。由于不存在针对网络性犯罪的量刑标准,以“初犯”“反省”为由判刑远远低于法定刑量的事例已成常态。

              责任编辑:吴琼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

                          3d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