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视野
              法制网首页>>
              环球视野>> 驻外记者>> 俄罗斯>>
              无法达成共识《开放天空条约》前途堪忧
              发布时间:2020-07-13 11:51 星期一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网驻俄罗斯记者 张春友

                当地时间7月6日,《开放天空条约》缔约国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视频会议。这是美国今年5月单方面宣布退出条约后缔约国举行的首次会议,而会议结果直接关系着条约的未来。
                遗憾的是,由于俄美等国无法达成共识,美国在今年11月正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可能性增大。对此,国际社会普遍表示担忧。
              俄美分歧严重
                在今年5月美国宣布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后,俄罗斯及欧洲国家普遍表示了担忧。6日的视频会议本意是探讨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改变美国立场,从而使条约能够继续执行。
                需要明确的是,一方面,以“俄罗斯没有履约”为由宣布退出条约,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退群”的惯用伎俩;另一方面,俄美两国围绕《开放天空条约》的“口水仗”只是双方博弈的一个缩影,要跳出条约看双方博弈的总体趋势。
                事实上,特朗普一直认为美国在《开放天空条约》中“吃亏了”,其中既有现实原因,也掺杂着特朗普本人的好恶。美国在指责俄方执行侦查任务的飞机性能优于美国,反对俄将侦察机由“图-154”升级为“图-214ON”的同时,不愿意花费过亿美元的费用升级己方侦察飞机。此外,随着卫星技术的发展,美国卫星的地面分辨率已达到10厘米,比《开放开空条约》规定机载侦察设备最大分辨率的30厘米要高出很多。最后,俄方侦查路线虽然是事先双方商定的,但引发特朗普的不满。俄媒报道称,2017年8月,俄军执行开放天空任务的侦察机不仅低空飞越了华盛顿,还飞过美国总统度假胜地——戴维营和特朗普的私家庄园,特朗普对此“非常不满”。
                俄方对《开放天空条约》一直持支持的态度。尽管条约自2002年生效以来,俄方累计侦察飞行的次数只有美国的三分之一,但针对美方关于“没有履约”的指责尤其是美国对开放俄位于欧洲的飞地——加里宁格勒领空的要求,俄方难以接受。
                俄媒分析指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加里宁格勒是“插入欧洲心脏的一把刀”,目的是继续挑拨俄欧关系。美国明知俄方不会同意,却提出上述“苛刻地留在《开放天空条约》的条件”,完全是推卸责任的做法,意在减小因自身单方面退出条约后欧洲国家的抵制情绪,将矛盾和责任转移到俄罗斯身上。
                视频会议后,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说,美国没有意愿寻求解决方案,也不想通过协商纠正错误,即便俄方作出让步,也不会改变美国退约的立场。因此,俄方不会在损害己方利益的情况下寻求妥协。但里亚布科夫同时呼吁,各方应就《开放天空条约》举行平等对话。
              欧洲普遍担忧
                在欧洲伽利略卫星定位系统精度及覆盖率尚难以与美国GPS全球定位系统媲美的情况下,美国退约可谓一箭双雕:一方面压制俄罗斯,夺回信息侦察优势;另一方面则是对欧洲的“讹诈”,将其强行拉入自己的保护伞之下。对此,欧洲国家有清醒认识。
                北约5月22日曾召开紧急会议就美国宣布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商讨对策。当天,法国、德国、比利时、西班牙、芬兰、意大利、卢森堡、荷兰、捷克及瑞典外长发表联合声明,对美国退出《开放天空条约》表示遗憾。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指出,作为建立信任和安全至关重要的举措,《开放天空条约》对欧洲和全球安全稳定有重要作用。
                当前,特朗普主张的单边主义与欧洲国家普遍认可的多极化世界立场发生激烈碰撞,美欧矛盾逐渐显现。
                分析认为,美国执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只是其中的一个表象。作为欧洲世界的领导者,德国总理默克尔越来越无法忍受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政策。她近日表示,若美国不愿承担大国责任,德国必须好好考虑未来的跨大西洋关系。
              同意继续磋商
                在6日视频会议中,尽管欧洲国家对美国退约普遍表示了遗憾,但仍有部分国家指责俄罗斯毁约在先。
                不过,虽然当前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但缔约国均同意继续进行磋商,并将于今年10月,也就是美国11月份正式退约前再次举行会议。即便如此,正如前文中里亚布科夫指出的那样,俄对美方重返《开放天空条约》前景持悲观态度。
                俄方认为,特朗普政府不顾其他国家反对单方面退出条约,不仅暴露了美国急于摆脱国际集体安全体系框架束缚的意图,也再次表明了美国严重缺乏大国责任感。
                俄外交部防扩散与军备控制司司长叶尔马科夫指出,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是美国继退出《反导条约》《中导条约》后,继续摆脱国际军控条约束缚的一个步骤。6月22日,俄美围绕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谈判不欢而散就是一个明显例证。里亚布科夫认为,近年来美国公然违反国际法和很多国际协议的基本准则,把制裁当作维护霸权及利益的手段,已成为美国的“标志”。
                里亚布科夫7月4日表示,在美国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后,不排除其他国家迫于压力纷纷效仿,对此俄方也给出自己的立场。里亚布科夫指出,美国退约后,俄方将考虑所有方案并听取其他缔约国立场,然后决定后续方案。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莫斯科中心主任特列宁认为,在其他缔约国同意的情况下,《开放天空条约》可以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继续存在。
                分析认为,俄欧保持军事互信对俄而言非常重要,俄不会主动退出与欧洲国家继续执行《开放天空条约》,但在操作上俄需要保护自己的利益。如果与欧洲国家就条约的补充条款进行谈判,关键点是“执行协议的欧洲(北约)国家不可将侦察所得信息与美国分享”。如果欧洲国家不接受这一条件,那在美国退出后,俄继续执行该条约毫无意义。
                俄高等经济大学专家苏斯洛夫认为,即使美国退约,条约对其他缔约国仍然重要,但考虑到缔约国中某些国家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如果继续执行该条约,需要增加新的限制条款,从而保证俄罗斯的利益。

              责任编辑:吴琼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

                          3d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