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纪念法制日报社首任社长庄重同志>>
              风范长存 丰碑不朽一一忆庄重社长
              发布时间:2020-03-27 20:54 星期五
              来源:法制日报微信公号

              陈应革

              庄重老社长仙逝,不胜唏嘘,深切怀念。虽久未与他谋面,但他的音容笑貌,熟悉的身影,犹在眼前。深为党的新闻战线,尤其社会主义民主法治新闻战线,失去这样一位坚定的领导者、创建者、开拓者、身体力行者、德高望重者而痛惜不已。

              战士的本色

              庄重老社长曾是新四军的一个坚强战士,在陈毅军长直接领导下工作多年。回首当年,他常说,我们那个时候,常常是白天行军打仗,晚上油灯下写新闻,重要新闻稿子,发出前要送陈毅审阅。所以他说,战士拿枪杆子刺刀上,我们是拿笔杆子上!一支部队,两条战线,一个目标!所以,新闻工作者,是拿笔杆子的战士!由此,他常对我们说,你们要懂得,新闻事业也是战场,而且是重要的战场!现在邓小平同志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这就是党在新时期赋予新闻工作者的神圣使命和战斗号令!而法制新闻是党的新闻工作中的一个全新领域和战线,我们有幸成为第一梯队的战士,是无尚的荣光。我们一定要把中国新闻史上破天荒的第一张法制报纸办好办出水平!

              因此,我们中国法制报人,要像战士一样去办报!

              这些话,是庄社长逢会逢人必讲的。对此,有人私下里戏说他絮叼,可又公认,这是老社长的情怀,更是对我们的教诲与嘱托!

              艰苦奋斗知难而上

              《中国法制报》从筹备到创刊,是从“三无”起始的。所谓三无,是指报社无办公室、无印刷厂、无员工宿舍。从除庄社长外的第二人刘瑞云开始,到早期的“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白手起家,艰难上路。因为无办公室,几经辗转,由于没有印刷厂,从解放军报,到中国青年报,到农民日报,到体育报,前后分别在上述几家报社印刷厂代印。我们的人员,只能随其疲于奔波,满城穿梭,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才在租用的军队招待所建立起报社自己的临时排版车间。面对这种情况,庄重社长总会用他当年的艰苦奋斗事迹激励大家。

              他说,创业嘛,舒服不了,但乐在其中!当年他们跟随部队,辗转南北,披星戴月,千方百计做好本职工作。有时,部队指战员休息了,他还不能休息,要抓紧时间写报道。有一次他在马背上下坡时,边走边想稿子,险些摔下去。有的重要稿件要发到延安去,字字句句都得准确,可是连张桌子都没有,坐在石头上,把膝盖当桌子。为此,有时受到首长表扬,我就高兴得不得了。苦中有乐,有收获感!

              我是1980年调来的,看到报社条件如此艰苦,私下里就对推荐我的中宣部一位领导同志说了,表达了想调走的想法。这事被庄社长知道了,他专门找我谈了一次话,说中国法制报是初创,当然条件不能和你原来所在的省委机关报相比,但是万事开头难,要有信心克服困难。你是从省报来的,要充分发挥你的作用,把咱们报办好。说起没员工宿舍,他笑了笑说,当年他和夫人杨光群结婚时,不用说婚房,就连安身之处都设有。他们的新婚之夜是在一个老百姓家的茅屋里度过的。没有床,地当床,稻草当褥子。末了,他说,不用急!今天没有的,以后都会有!

              大约是他退休前的一年,他随中国新闻代表团访问美国。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与当地的美国同行座谈,得知对方已在准备应用激光照排技术了。他十分高兴,说,世界报业发展很快,我们也一定迎头赶上,再三鼓励我安心工作。他情真意切,语重心长,令我非常感动,以后再不向他提调离的事了。

              一丝不苟严要求

              作为一个老新闻人,庄重社长党性极强,政治敏感性非常高。他总说,办报无小事,一丝一毫的错误都不能有。他要求编采人员必须不断增强自身的政治素质,不可出现政治性和法律性错误。发现问题,他就专门开会讲解。他时常在我们送审的大样上,就稿件中发生的错误认其批改,指出要害,以致于有时忘记标出指示符号,被拼版工人和校对当做文章修改内容加入版面。有一次,一篇文章从字面表述上,让读者可以理解成“牙齿长到腮帮子上”了。事不大,他却十分重视,严厉批评了相关人员。还有一次,排版工把一位领导人名字拣错了一个字,并见了报。庄社长十分生气,大会小会反复强调其严重性,提出了整改方案。

              庄重社长曾长期担任一线记者,不仅具有良好的新闻敏感性,新闻写作能力也极强。所以,他任社长兼总编辑期间,非常重视报纸的新闻报道。他有时会批评我们漏报了哪几条重要的法制新闻,并要求查找原因。他说,新闻即消息报道,是报纸的灵魂,是支柱,必须抓住抓好。他多次举一反三,剖析一条新闻稿,帮助大家提高消息稿件写作技巧和能力,对大家帮助很大。我记得他退休后的第三年,我们报纸改名为《法制日报》。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听说你力主改名。开始时我还不太理解,担心影响发行,现在我很支持。日报增强了时效性,且更有利于立足于中央级大报之林。改得好!

              平时,庄社长经常要求编辑们把字写好,写清楚。当我们夸他的字写得好时,他说那是他当年办油印报,刻蜡版练出来的。所以,大家要下功夫苦练。

              在与庄社长共同相处的日子里,深觉他既是一位出色的领导,又是一位慈祥长者,更是一位良师益友,让我受益匪浅,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和深刻的记忆!

              江河涛涛,风范长存!

              青山巍巍,丰碑不朽!

              庄重社长,中国法制新闻的奠基人,开拓者!

              (作者系法制日报社原总编辑)

              责任编辑:秦晶
              相关新闻

                          3d杀码